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已有 1148 人浏览分享

开启左侧

【游戏】《灰色的乐园》动画详细校对

[复制链接]
1148 49
只要是抓住过一次的女人的手,我都不会放开,只要放开的话,就不知道她们会去哪里。离开我那个女人不一定会不幸福,可能就算抱着被深深伤害的心,也会找到除我之外的幸福。但是那就跟养的宠物太多所以加以丢弃是一样的行为,想着可能会有什么好人捡到吧。其实就是自私。                                                      ——风见雄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评论 49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18 20: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锐翎巽 于 2021-12-26 17:40 编辑

终于到了三部曲的收官之作——《灰色的乐园》了。
关于前两作的内容:
果实:https://tieba.baidu.com/p/7525780548
迷宫:https://tieba.baidu.com/p/7614550036
这次与以往略有不同,我想先谈谈基于三部曲游戏出现的一个分歧:我在果实部分的对比中就提到,作为游戏的灰色的果实是以传统Gal单线结局收尾的,而在灰色的迷宫中,除了衔接主线的内容外,同时存在分别针对果实五条单线所写的后日谈性质内容如图所示:左边的after部分。右下角的任性之茧为迷宫主线。



而我们都知道,衔接迷宫主线的乐园主线,最终是以真后宫结局收尾(其实还有另一条仅与一姬的结局线,这个我放后面解释。)而如何看待五条单线与后宫线的关系(甚至是争一个游戏到底哪个才是真结局)是讨论乐园不可避免的。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7: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单线结局与后宫结局:
两者其实严格说是相互抵触的。我们知道后宫线中众女是都未毕业状态(别看大家都在同一间教室上课,是有年级划分的,以雄二入校作为时间节点,幸和莳菜是一年级,满和由美子是二年级,天音是三年级。其中幸和莳菜进入学校时都是以预备生的身份。)而单线我之前已经作出了说明:由美子线和莳菜线实际上都出逃了超过一年的时间(由美子线是直接逃亡一年多,甚至如果最后不选择面对父亲道昭,还会再逃两年才放弃追捕。莳菜线逃跑不到一个月,后来莳菜被抓雄二潜入见清夏花了半个月,但之后在美国待了一年多才回日本。)而按这个时间算天音必然已经毕业产生矛盾(莳菜线后日谈明确谈到天音毕业后选择留校当宿管然后迎接了两人归来。)除此之外,幸线我也说明是真炸了教学楼,幸线后日谈都是在临时校舍过的,而后宫线中明确出现千鹤办公室且大堆纸箱准备转移材料的剧情。
②不能完全否定五条单线的内容。根据乐园部分剧情,会出现单线中的内容。比如乐园中莳菜狙击阻止运送雄二车辆是经典段落,而这里为了射击精准,辅助射击是以金枪鱼人玩偶作为靶子。而我们可以看这段描述:
而这金枪鱼人来历是仅出现在莳菜线的内容。乐园甚至专门有句旁白:没有那个金枪鱼人偶,就没有现在这个架着步枪射击的莳菜。
再比如那辆作为众人启动资金的,被卖掉的莳菜的玩具汽车,在乐园中有详细说明:1982年在美国播出的2008年续播的剧中的原型车。而游戏中唯一一次提到类似的东西仅在天音线的后日谈中:莳菜买下了以福特Eleanor为原型的口香糖赠玩具车。两者都是偷偷刷卡购买且美国货日本限定,而提起这辆福特就是2000年上映的《极速60秒》,正是改编自1974年的同名电影,虽然时间略不同但正好都是间隔26年不可能是巧合。
还有其他的地方不一一列举了。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7: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③游戏本身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比较暧昧。一个简单的例子:众女对雄二的称呼其实是有随着关系改变的。进入莳菜线会从“哥哥”变成“爸爸”;由美子线会从“风间君”变为更亲密的“雄二”;幸线会从“风间先生”变成“雄君”。但在乐园的游戏中众人对雄二的称呼统一保持在变化前(只有动画非常恶趣味的保留了莳菜喊爸爸的习惯。)即使存在诸多矛盾,但后宫线依然应该视作发生了单线部分剧情且继承单线TE的短时间结局。比如乐园明确美滨学院停办源自东滨集团的垮台即道昭被击败,原本只是作为由美子鸟笼的美滨学院被视为浪费资金的存在。这是仅出现在由美子线TE的局面。

再比如莳菜狙击用的酒店房间,用的是她妈妈清夏的名字,甚至莳菜还在大厅大喊冒充自己老妈,这也是基于TE即不杀清夏的结果。大吵大闹正是算准多事之秋的入巢家不会过多追究反而会尽量帮助掩盖这里的行动。(所以动画改为杀清夏后这里是不合理的。另外莳菜真的和清夏超像,相似到莳菜洗澡时对着镜子会说“哎呀,你谁阿…没有发带就跟妈妈像极了,好恶心”的地步。)


⑤ 各单线间的关系应视作平行世界,存在一些都会发生的事也存在不同的事。共同发生的事比如莳菜会在天音线因为天音和雄二的关系产生独立的想法,即使没有和雄二更进一步也会在雄二的指导下提升自己的身体能力。不同点则更多,比如众人的结局,天音在莳菜线会选择留校当宿管,但在由美子线就会选择回家当大厨。再比如满线关键点之一的猫,在由美子线是一直活着的。
⑥ 即使五条单线的内容也非常不错(满线有种《我的傻瓜女友》的甜蜜感,由美子线充满家的温馨等等),但从灰色主线剧情的铺垫看,真宫结局必然是真结局。首先如果是单线,那么众女结局就存在一定违和感,像天音、幸和满这种还好些,并不是一定非要雄二出现作为拯救(天音虽然一直有心结但是能够正常生活的,典型就是在巴士事件后她依然能交到朋友,莳菜线打电话给天音能听到她和朋友在KTV,天音线后日谈天音也能直接把想和雄二结婚的消息告诉她们说明关系不可能差。幸虽然无法真正解决心结但只要有人命令她还是能一直活下去,她的伯父伯母也还是一直关心她。满如果不是因为陷入恋爱然后自我否定也不一定会选择自杀,而且满的命真的超硬:莳菜线后日谈中满意外被卡车撞上,把雄二和由美子都吓坏了结果满真的连受伤都没有简直奇迹。)但由美子和莳菜很难想象能平稳生活:由美子和道昭的关系已经到冰点不然也不会有美滨学院的存在,如果不是出现有一定能力且愿意帮助的人几乎不可能出现改变;而莳菜存在本身就是入巢家斗争必然会波及的,但在天音线结局居然能顺利去德国留学深造美术几乎不现实。
如果说以上还都只是推测,那么还存在三点核心的要素表明无法真正单线结局。
一是麻子的话:救五人才能死去。如果仅看动画麻子的存在感不算太强,但游戏中雄二多处称麻子为“我最爱的女人”,所以当初这句话不可能抛弃,不可能在帮助完一个后就沉醉于幸福中。
二是一姬的存在。一姬的存活是必然的,因为在果实的莳菜线就有暗示一姬的存在,天音线一姬有对天音表示自己不会死总有一天会再见面(一姬从出场开始就带有一种神一般的色彩,所以这话不会是单纯安慰用的),代表三部曲从一开始就定下了一姬活着的设定。接着按照后面主线的说法,雄二进入美滨学院也同样源自一姬的推动批准。那么在一姬存活的前提下,重度弟控的一姬会让雄二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还活着吗?典型就是天音线的后日谈,最后一部分标题为“给未来的信”,讲的是虽然雄二和天音都认为一姬已死,但天音还是坚持给一姬写信告诉她关于两人的各种事,然后会把信寄出去。因为一姬已死所以没人收的信本来应该退还才对,但天音寄出的信却一直没有退回,天音只好当作信大概是邮寄中遗失了。在播完ED后的最后一幕,我们能明显看到收到信的一姬的身影。

但按照天音线的描述,直到雄二病逝,天音老死,也一直不知道一姬活着,这明显不合理。
三是奥斯陆的存在。作为雄二过去的重要组成部分,奥斯陆对风间姐弟二人的关注是非常强的,而奥斯陆真身的存在(后面详细剧情部分会讲)表明他放过两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各单线完全没有提及恐怖分子什么的,这同样不合理。
综上,只有乐园结局能真正解决以上问题。


我在上面提到的单线与后宫主线之间的矛盾,动画尽可能通过改编进行了解决——由美子不再是选择逃跑一年而是用计巧妙应对,莳菜在解决问题后没有去美国避风头而是直接利益交换回了学校,幸也没有真正炸掉教学楼,时间上变得合理起来。下面进入正题:依次详细对比游戏与动画的剧情并进行补充说明。格式与之前相同,为防止抽楼以序号分段标出。另因为灰色系列的文本量,可能存在误记等情况,如有问题欢迎指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7: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在看到新闻到找千鹤之间,众人其实先是质疑消息的真假,然后由美子表示自己已经调查确认了是真的,但可能有隐情。于是众人决定最简单的直接问本人,由满打通了雄二的电话。但电话是一姬接的,直接表示别打了不然会被牵连然后挂断。没办法只好打给JB,然后同样是一姬接的再次重申别打了。最终只好找唯一可能知道情况且商谈的人——千鹤。

这句话非常重要,千鹤明确向众人表示:“这不是凭你们的力量能解决的问题单凭你们学生就是拼上性命也不可能解决的了这个问题。”事实也的确如此,哪怕这是在虚构的故事中,且设定上由美子拥有常人不可能实现的情报收集渠道、莳菜和幸拥有媲美特工的实力、众人手上加起来有几千万日元的资金,如果没有一姬这个真的堪称神的存在以及雄二过去建立起来的薮犬小队过命的交情,外加奥斯陆这个变数,救出雄二根本就不可能。而由美子正是清楚这一点所以她的定位是“看着这群家伙别乱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7: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千鹤这里告知众人的情报来源是她的父亲(县知事)。而这条情报是由美子没能收集的,由美子本来的推测是雄二已经落到奥斯陆手上,因为某种原因的确参与了袭击活动,千鹤的这条情报让她意识到情况完全不同。

众人此时的状态:
幸:如同忠犬,多少年都一直耿直的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莳菜:年少气盛的年轻将军一般气急败坏,不适合做等待的女人,一副马上出动的样子。
由美子:想做点什么但情报不足,坐立不安。
满:叫喊着“怎么办啊”自己都决定不了做什么,对突发事件严重无力。
天音:看似一点也不担心,相信做好饭菜等待就必定会回来,但隐藏不住内心的动摇。
莳菜是表示要立刻行动做点什么,被由美子吐槽“打着勇猛果敢旗号然后轻举妄动也是一种日本传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8: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这个房间天音仅进去过一次就惹得雄二发怒所以再也没进去过了。里面全是雄二不想让他人看见的东西,很黑是因为灯被拆下来了。
关于雄二墙壁上的文字,个人是没见到有人详细描述过,这里把图片处理了下并进行简单翻译(本人日语N2都没过所以请大神指正)。图片采用的是动画中的截图,和游戏中是完全一样的(只有幸和天音的顺序颠倒,其他比如假名这些的手写风格都是完全一致只是角度不一样,动画还多了张由美子的游戏只是口述出来

虚勢は容姿に表れる、警戒色に染められた髪はその最たもの。あまりにも不器用な生き様、同様に歯がゆくなるほどの空回り。それらを取り上げてしまえば自分を見失い、同じ過ちを何度も繰り返す。答えを見つけてはいけない。迷っていることが松嵨みちるであり。惱みながらも、諦めずに答えを探して生きることが出来るようにならなければいけない。
将虚张声势表现在外表上,染成警戒色的头发是其中最明显的一种。她过于笨拙的生活方式,同样是在让人着急的白忙一场。但如果拿掉这些,就会变得迷失自我,反复犯同样的错误,找不到答案。这正是松岛满感到迷茫的地方。必须要一边烦恼着,一边不放弃地寻找着答案活下去。

虚構であれ、有力であることに疲れ、怠惰であることで安寧を手に入れようとしている。また、人に言えた義理ではないが、一般的な常識に疎く、それに起因する無力を持つ。学ぶべき背中に恵まれなかった不幸は痛感の極み、嘆くよりも手本を担う覚悟を要する。無能を決め込むことで庇護を得ようとする根性が気に入らない、周りに期待するよりもまずは自分に何が出来て、なにが苦手であるかを認識させ、その上で進むべき道を自ら、選択させるべきであるし、選択肢は出来るだけ多い方がいい。
会因为地位而感到疲惫即使这不过是虚假的,想要通过懒惰来获得安宁。另一方面,虽然有不能对人说的缘由,但她对一般常识的不熟悉还是会产生一种无力感。没有应该学习的榜样是非常让人悲痛的不幸(和上一句的不能说的缘由一样指莳菜父亲的死,对应后半句自己成为莳菜的父亲),与其感叹还不如做好担当榜样的觉悟。有着不喜欢用做不到来获得他人庇护的本性,那么与其期待周围的人,不如先想想自己能做些什么,不擅长做什么。在此基础上,应该让她自己选择前进的道路,而且选择越多越好。

戰場の経験のあるものであれば、誰もが一度は経験する精神的外傷であり、対処法は多い。許されない罰であると決め付けていゐのは当人であるというのが一番の問題であり、地方人を相手にはかける言葉にも窮する。自分の出した命令の不良により、かけがえのない部下を死なせてしまった。J少尉のパターンに置き換えた場合、常に最前線に身を置き、どんな無茶な命令も受諾することで自分を罰していた。軍に居る限り、上官の無理な命令を受け入れている限り、彼は自分を許すことが出来て。いたのだと考えた場合、周防天音に必要なのは、罰を与え続ける人間である。
只要有上战场的经验,谁都会经历一次精神创伤,解决办法也有很多。是本人将这认定为不可饶恕的惩罚,这是最关键的问题。跟当地人说话也会很困难。如果出现因为自己下达的不当命令让无可替代的部下死了的情况,J少尉就会置身于最前线,接受任何无理的命令来惩罚自己。只要是在军队里,只要还在接受上级的无理命令,他就能原谅自己。按这种情况看,周防天音需要的正是不断给予她惩罚的人。

言われた通りにしていれば怒られない。そんな観念に縛られているように思う。一つの命令に対し、愚直なまでに忠実であろうとするが故に、無茶な命令に対しても迷いがなく、熟練を要する命令には回数で対処し、失敗に対しても挫けないか、時に限度という物を失念する傾向にある。これはむしろ、命令に実直である以前に、命令違反に対する恐怖が先立つているようにも。この場合、その恐怖たる原因を究明し排除に努めるか、共に恐怖を受け止める仲間が必要となる。松嵨みちるに接する小嶺幸を観測するに、後者の策が有力であると推察される。
按照他人说的去做就不会被骂——被这种观念所束缚着。对一个命令,要忠诚到愚直的地步,对不合理的命令也毫不犹豫,对需要熟练度的命令就用反复练习来应对,面对失败也不会气馁,有时会有失控的倾向。倒不如说,在遵从他人命令之前,对违反命令的恐惧就先出现了。这种情况下,需要查明她恐惧的原因并努力排除,或者她需要一起接受恐惧的伙伴。在观察了满和幸的交往之后,可以推测后一种方法可能更有效。

話をしたがっていない時には無理に聞き出さない…皮肉以外で家族の話は持ち出さない…頑張れって言葉は使わない…時々怒らせないと、無言のまま人を嫌いになる。
在她不想说话的时候,不要勉强去问她除了讽刺之外不要提及她家族的话题不要对她说“加油”这些词如果不偶尔惹怒她,她就会默默地讨厌别人。


同时动画还省略了一段雄二自己的独白:
睡不着,做什么都睡不着。最近每晚都做噩梦,这样一个人独处,一定会出现过去的记忆和现在自己的矛盾烦恼。这样写到墙壁上,借着把内心写墙壁上,感觉能稍微安定下精神情绪。今天又好像很伟大一样插手别人的生活方式了,并没有凭这样就改变什么的意思,我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吗?我必须一直做这种事吗?我为什么一直坚持做这种事呢?没有人能回答我的疑问。能回答我的一姬、麻子都已经不在了。并不是放弃、并不是绝望…就算如此,确实累了,一放松的话就像骨头被抽走一样崩溃。然后就这样崩溃的话,等待我的将是无法忍受的痛苦。虫子在皮肤下蠕动的幻觉,嘎吱嘎吱的在身体里不断搅动。无法忍受的痛苦,不如一死了之。但是,连死都不允许的地狱…相信我这种男人,依赖着一心跟随的存在,我渐渐不能回头了。不可以逃,逃不掉,现在逃的话,我一定又会后悔,又一事无成…不可以让我的女人死。这样一想,以身体为中心呕吐感翻江倒海的袭来。已经不行了…我不行了…救救我,麻子…

这句话之前还有句“现在的善行不能消除过去的罪恶”,灰色系列从不掩饰作为主角的雄二过去犯下的罪,哪怕这些罪是源自周围环境下的身不由己。就算是杀死那个人渣一般的父亲,对雄二自己而言也是一种罪,所以在莳菜线的后日谈中,即使已经成为特工拥有杀死清夏的实力和机会,雄二依旧坚持阻止莳菜杀死清夏,仅让她射击清夏办公室作为警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8: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动画省略了关键的一段:众人在看完墙壁上的字后,在伤感的同时感到愤慨,表示雄二这样没考虑被抛下的她们的想法。而旁白是这样表述的:什么都做不到的不安的身体再次踏实起来不能逃避没想到风见雄二本人留在墙壁上的话,融入了现场所有人的内心,稳稳的踏出了采取行动的第一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8: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在这通电话之前,JB先和雄二见了一面。
JB:美滨的女孩子们该怎么做?
雄二:就算没有我也能活下去吧我是打算这么对待这件事的。
旁白:如果这时雄二哭喊着“不要,救我”的话,JB肯定会做点什么吧,但雄二已经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这里JB才会用这种强硬的态度回答。另外之前众人就已经试着打过JB电话,这里能打通是“请理解我能这样跟你们通话这件事本身也是你们校长用了相当强硬的手段才做到的,近乎奇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风锐翎巽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12-26 18: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这里由美子只是单纯表示要很多钱买情报,莳菜和幸都主动表示可以用我的钱,由美子阻止了表示还是用自己的钱。在由美子被两人架走后,另一个满有出现询问天音,天音表示:“扮演母亲角色的我慌慌张张的话,反而会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不安吧。”这种身份比喻在果实中就出现过,对应五人中天音的定位:最年长稳定照顾众人的人。最小的莳菜和幸都比较冲动,而稍大一些的由美子和满则会去考虑更多追求稳健,调和众人节奏的就是最大的天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热门资讯
网友晒图
图文推荐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后宫acgn

GMT+8, 2022-5-25 21:20 , Processed in 0.15367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